【麼尚 】 無矽靈且含有高濃度的純生薑洗髮乳, 針對頭皮上的困擾, 使用它就對了! 純植物萃取物, 通過SGS認證, 有投保國泰5000萬產品責任險,用得放心,用得安心。

當舖金融

水滴不僅幫人籌錢治病,還要幫人買葯了?_高雄當鋪

※如何辦理信用卡換現金呢?懶人包流程詳細解說!

多元化的消費商品,更多處理方式配合您的需求做選擇。服務最完善,一通電話,一下搞定,不需再看別人臉色

很多人在朋友圈、微信群看到水滴籌的籌款鏈接,都以為水滴籌是一家慈善組織,但水滴籌其實是水滴公司推出的一個基於移動互聯網的免費籌款工具。

水滴公司與我們熟知的騰訊、阿里、美團一樣都是互聯網企業,這家成立時間不到5年的公司,通過水滴籌為社會公眾所熟知,幫助100多萬大病患者籌集到350多億的治病錢。

今年8月,水滴創始人沈鵬透露內部啟動了一項創新業務:水滴好葯付。水滴希望通過聯合保險公司、葯企、藥店來共同探索醫藥的創新支付模式,減輕大病患者、罕見病患者購買自費葯的負擔——聽起來又像是一件公益組織該乾的事情。

不僅幫人籌錢治病,還要幫這些患者用更少的費用買到所需的高價自費葯,水滴究竟根據什麼邏輯來做這樣一個創新業務呢?

/01/

9成以上患者認為自費葯難以負擔

在中國,水滴可能是與大病患者打交道最多的互聯網公司了。

水滴公司有水滴籌、水滴互助、水滴保險商城三個業務。水滴籌是幫助經濟困難的大病患者籌集治病錢,水滴互助是“一人得病、眾人分攤”的網絡互助,水滴保險商城是以健康險為主的保險經紀平台。

不僅是水滴籌平台上有大病患者,申請互助金的水滴互助用戶也是大病患者,健康險的理賠用戶中,也有不少大病患者。

水滴對平台上的罕見病患者的藥品支出做過一次調研,結果显示有超過9成的患者表示不在醫保報銷範圍內的新特葯難以負擔,其中有46.2%的患者認為負擔過高,但暫未減量或停止用藥,有44.6%的患者因為無法承擔費用而減量或停止用藥。

自費药到底有多貴?肌萎縮側索硬化(ALS)是一種罕見病,俗稱“漸凍人症”。賽諾菲有一款針對該病的藥品“力如太利魯唑片”,可延長ALS患者的存活期,每盒56片,售價近4000元。按照每天服用兩片計算,一年需要服用13盒,費用超過5萬元。

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显示,2019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0733元,其中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6021元。可想而知,5萬元對於大多數中國家庭是難以負擔的,這中間會有多少人因為吃不起葯而放棄治療。

也許有人會問,為什麼不把這些罕見病用藥納入醫保報銷範圍?儘管近年來,國家把越來越多的罕見病用藥納入醫藥目錄,提供一定比例的報銷。但國家醫保是基本醫療保障,只能講求受惠面最大的原則,盡可能讓更多人受益,做到對罕見病的全覆蓋並不現實。

這也是國家為什麼提出要建立多層次的醫療保障制度體系,要引入更多的市場化力量來共同保障的原因——基本的保障由醫保、補充醫療保險來承擔,其他的保障可以通過商業健康保險來提供,還可以通過醫療救助、慈善捐贈、醫療互助來想辦法,這樣能夠有效地分擔醫保的壓力。

水滴的三個業務實質上都是在幫助患者解決醫療資金的來源問題。要讓這些患者的錢用在治療疾病上,用得更有效率,是水滴下一步想解決的問題,也是水滴由保險保障向健康服務邁出的第一步。

“好葯付”是水滴探索“險+葯”模式的新項目,因為水滴看到商業健康險還有一大片藍海市場,那就是帶病群體,這符合沈鵬一貫提倡的“邊緣創新”思維。

/02/

多層次醫療保障體系的“新物種”

沈鵬的父親在1985年就加入了中國人民保險公司,一直從事保險業直到退休,因為小時候一次事故住院,沈鵬就開始思考:保險存在的意義究竟是什麼?如何才能讓保險讓更多人得到保障?

2015年底,在一次幫老同事的親人在朋友圈轉發大病籌錢廣告后,沈鵬突然萌生創業念頭:其實利用互聯網科技,可以幫助廣大人民群眾有保可醫,保障億萬家庭。

這句念想,成為沈鵬創辦水滴后,為公司定下的使命。

還有一個重要因素是,日後將火得一塌糊塗的保險科技當時還未大舉發力。這是一個尚未被巨頭重視,但前景不可限量的市場。

2016年4月,沈鵬成立水滴。很快,第一個業務水滴互助上線,這是一種低門檻,高性價的創新保障方式。會員按既定規則加入社群,每個人交十幾塊錢,如果不幸患病或遭遇意外,可按照“一人患病、眾人均攤”的規則獲得健康互助金。

不過,水滴互助依然幫不了保障意識薄弱,或者舍不得交互助費,不幸患病又治不起病,且籌錢無門的人們。幾個月後,以免費模式創立的大病籌款業務“水滴籌”上線。從此人們經常能在朋友圈看到水滴籌籌款鏈接,而對很多求助無門的患者與家人來說,水滴籌幾乎成為了他們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與水滴互助類似,這又是一個被巨頭忽略的新領域。據沈鵬介紹,水滴籌迄今已幫助超過100萬名大病患者,產生愛心捐款10億人次,共籌款350億元,且每年籌款量級正變得越來越大。

在互助與籌款積累了數千萬用戶之後,水滴保險商城於2017年5月上線,到目前為止合作了60多家保險公司,推出了260多款普惠性質的保險產品。水滴保險商城目前已覆蓋用戶1.4億人,其中90%用戶是首次線上投保,裏面又有一半甚至是人生中第一次買商業健康保險。

至此,再加上幫助公益基金會或公益項目在互聯網公開募捐的水滴公益,水滴實際上已經構建了一個多層次醫保體系,並成為國內該領域的新物種。

※讓走投無路的人有個正當的借錢管道,高雄當鋪讓你安心借 安心還!

高雄市高手當鋪是銀行的前身,放款快速、簡單、便利、低利息的借款流程,能為您個人或公司工廠即時幫助

創立4年多來,水滴每一步都是從用戶需求出發,而且迎合了國家大力發展商業健康保險和構建多層次醫療保障體系的政策紅利,有人會歸結為運氣使然,有人會認為是戰略眼光的長遠和精準。

當然,水滴要做的,遠不止於此。

/03/

共創中國版的聯合健康集團

如果說沈鵬創辦水滴的初衷,更多來自“對人們看不起病的痛心與思考”的感性因素,並因此搭建多層次醫保體系,幫助人們以更低費用享受更好診療與藥品,那麼沈鵬對於水滴未來願景的構想,則離不開美國聯合健康集團的示範效應。

“水滴的中期願景,是希望利用十年的時間,打造中國版的聯合健康集團。”這句話,沈鵬今年已多次提及。

這裡有必要介紹下聯合健康集團。

今年4月,聯合健康(United Health Group)發布2019年年報:該公司2019全年收入2400億美元,凈利潤140億美元,以同期年度營收對比,這家美國最大的商業健康險公司約等於1個蘋果,2個微軟,4.5個阿里巴巴,168個茅台。

聯合健康經過40多年發展,成功搭建起健康險+醫療服務的商業閉環,並實現了對美國醫療生態的顛覆與重塑。

如此驚人的戰績,自然擁有一眾擁躉。沈鵬便是其中一位。在他的構想里,水滴也要通過搭建健康保障與健康服務兩大生態,向聯合健康不斷靠攏。

在健康保障方面,水滴已擁有了水滴互助、水滴籌、水滴保險商城三個業務板塊,而此次推出的創新支付平台“好葯付”,則是水滴進入健康服務領域的第一個灘頭陣地。簡單來說,水滴希望通過“好葯付”,由醫療資金供給擴展到藥品醫療的創新支付,進而延展到健康服務領域。

回看聯合健康的成功因素,不外乎踩中了制度、時代與行業機遇。而今,水滴似乎也有機會復現聯合健康的發展之路。

近年來,我國在商業保險發展、醫療保障制度改革、健康保險管理等各方面的重磅利好政策,可謂層出不窮,且要求“到2025年,商業健康險的市場規模要達到2萬億元”;從用戶角度看,一場新冠疫情加上人口老齡化、消費升級等諸多因素,顯著提升了人們的保障意識。

除此之外,隨着“好葯付”這類創新型醫療支付方式的普及,與之適配的全新醫療服務模式也亟需建立。對水滴來說,這些自然都會帶來極大助推。

不過,畢竟我國與美國不同,沈鵬認為“中國版的聯合健康”可能不是一家公司,而是多方參与共創的一個共同體,更符合“聯合”的定義。

/04/

健康保障領域的“拼多多”

對於國內市場,尤其是下沉市場,水滴早已形成了自己的一套頗具中國特色的打法。

與美國相比,我國低線城市的保險普及率相當低,一方面自然有保險意識欠缺的問題,另一方面,傳統保險保險產品價格普遍偏高更是阻礙。這意味着,最該需要保障的人群反而最缺乏保障。

水滴早已找到了叩開這一巨大潛在市場的鑰匙。

如果說水滴籌用戶朋友圈籌款與拼多多頗為相似,都是通過社交形成裂變,帶來最大規模化效應,為低線城市與低收入人群提供更多救助手段,那麼水滴互助就是為這些人群打造的一個廉價版的保障,而水滴保險商城則為他們定製了諸多高性價比的普惠保險產品。

比如,過去的醫療險往往不允許61-80歲的老人首次投保,而水滴聯合保險公司推出了“水滴老年醫療險”;很多商業健康險拒保的甲狀腺結節患者群體,水滴也有專門的”水滴無憂甲狀腺保險”。

當然,能做到“人無我有”,也從側面證明了水滴本身的規模效應帶來的博弈能力。

除在下沉市場以裂變手法與普惠產品佔領增量市場之外,對科技的深度應用也是水滴特色打法中的關鍵一環。比如今年,水滴成立了醫療數據中心,它依託專業疾病知識庫,應用大數據與機器學習等技術處理患者疾病信息,並由醫學專業人士完成數據質檢,實現數據深度結構化,從而成為水滴利用醫療大數據加入行業融合,打通“醫—葯—險”鏈條的核心能力之一。

近日,有消息稱水滴計劃將於2021年第一季度正式赴美IPO,募資規模預計為5億美元左右,高盛、美銀等將擔任聯席主承銷商。此前,彭博社也曾報道水滴正以40~60億美元的估值尋求上市,水滴公司一直不予置評。

有極端觀點認為,水滴打着公益的旗號做着商業的生意,盈利和上市都讓人無法接受。但事實上,在去年年底的掃樓風波中,水滴已經再三澄清,水滴籌是免費籌款工具,並非是公益,再者,水滴確實通過自身獨特的商業模式,幫助了許多經濟困難的大病患者,解決了醫療資金的問題。

馬雲談及社會責任曾經說過一句著名的話,“要用商業手法解決社會問題、推動社會發展。企業的商業模式和社會責任必須融合在一起。”沈鵬也在一封公開信中表示,“從誕生第一天起,我們就是為了解決一個社會問題出現的,我們聚焦互聯網大健康保險保障領域,希望為廣大網民提供事前保險保障的同時,也能夠為他們提供患病後的救助。這正是我們在探索與追尋的商業本質,我們的商業模式裏面就有社會價值在。”

作為一家商業公司,在實現盈利的同時解決一些社會問題,比起那些一門心思“割韭菜”的公司要好多了。

【本文作者節點財經,由合作夥伴微信公眾號:節點財經授權發布,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轉載請聯繫原出處。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立場。如內容、圖片有任何版權問題,請聯繫(editor@zero2ipo.com.cn)處理。】

※只要您的資金缺口,急需用錢-大寮當舖助你渡難關

專業票貼週轉排除一些煩雜因素,讓您輕鬆取得您需要的資金